20060714那天抽吸的醫師是新人,沒看過的,可能因為他是新來的,所以比較『照單』作業,左右各抽一針就大工告成了,不像先前那一個額頭禿禿的醫生,每次都會給我多些手腳,讓我哀叫連連@@"(給他抽吸、打酒精那莫多次還是沒把他的名字記起來,真是傷腦筋哩!)

20060724看抽吸報告,不好的消息,一顆是,一顆因為抽吸細胞不足所以要重抽,所以許醫師要我再做一次酒精注射然後順便再檢驗一次細胞不足的那顆,另外再去照斷層掃瞄看是否有轉移到胸部,心想若打酒精還是那個新人醫師,我應該會比較好過多了,不過當天不知道是不是還是他咧!

20060802約兩點四十,我差不多一點半就到了,先去兩邊的櫃台報到,然後再去找個椅子等叫名,差不多等個十幾二十分鐘就換我了。在這邊是兩段式的等待,櫃台外面等一階段,之後進櫃台後換上醫院規定的衣服後再等一階段之後的唱名才真正的進去檢查或治療。
今天旁邊的人還真不安靜,不曉得是太緊張還是本來就是個喜歡說話的人,看到人就問狀況,聊了一陣子,我還是搞不清楚他是啥病,只知道好像是肝的部份出問題吧!
過沒多久就換我上場了,躺上病床上後等了幾分鐘,之後閃了個人影,額頭光光,心想慘了!今天不好過了!不過還是跟他打了個招呼,嗨!我又來了!>"<
果然,看完我的病例後,轉頭跟我說上次沒抽成功的太接近傷口,有可能不是淋巴結,所以今天要改抽另一個地方,另外打酒精的部份,只要看的到疑似的就打>"<,今天應該要扎六針,不含抽吸的部份,心馬上涼一半了,不過還是得硬著頭皮上,不然能怎樣@@,不愧是讓我怕怕的醫生XD。
前兩針還好,醫生還說我真能忍,不過之後的四針可真痛,忍不了了,只好哼出聲音讓他知道,因為脖子不能出力,所以我只好把力氣轉到手跟腳上,痛的時候只好把力氣轉移到四肢,看是否可以減輕一點痛楚,不曉得是否用力過猛,起床後發現腳有點痠痛......
旁邊其中的一個護士看到我痛的哼出聲音還拍我手臂及安慰我說快好了,只是我看不到我自己的臉孔,不曉得當時我痛時臉有沒有扭曲的很難看哩!
經過今天的洗禮,我想了一下,開刀時有麻醉藥所以不用怕痛,只是開完刀後的不方便比較多,但打酒經我確得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上場,真不曉得是否該乖乖的去開刀會比較好過些......

另外我又想到我媽跟我說先休息一陣子去金門,試試那邊才有的草藥,心在掙扎,是要繼續『太過樂觀』下去,繼續享受『美食』,還是要正視自己現在的情況,好好的粗茶淡飯休息一陣子,啥都不想。

zerofourze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